<progress id="abxqi"><noframes id="abxqi"><li id="abxqi"></li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  1. <cite id="abxqi"><tt id="abxqi"></tt></cite>

              1. 全國服務熱線:0312-5592888

                上半年房地產貸款占同期貸款比重同比降1.9%

                日期:2018-07-23 11:05 人氣:

                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,去杠桿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、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。經過一系列政策的共同發力,當前我國宏觀杠桿率上升勢頭明顯放緩,風險整體可控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去杠桿,正對中國經濟金融產生深遠影響,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提升,企業發展理念悄然生變,金融與經濟的良性互動助力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成效初顯 去杠桿有序推進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去年底降到69.5%,是2012年以來首次在70%以下,今年計劃進一步降到65%。”山東一家地方國企財務總監表示,“日子是比以前緊了一些,但杠桿率降下來,財務支出大大減輕,企業輕裝前行,資金使用效率也更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這是我國去杠桿行動的一個縮影。“當前我國宏觀杠桿率上升勢頭明顯放緩,今年一季度,杠桿率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.1個百分點,去杠桿初見成效。”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劉世錦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當前中國債務風險總體可控,但分布不均衡,尤其是企業部門杠桿率較高,在經濟下行期,債務風險抬頭,去杠桿成為現實而緊迫的任務。從去年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到今年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,都對去杠桿作出了具體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一系列政策在多個領域共同發力。市場化債轉股、處置僵尸企業、調整考核評價標準……多措并舉之下,截至今年6月末,中央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66%,較年初下降0.3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為去杠桿、防風險創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。6月末,我國M2余額177.02萬億元,同比增長8%,增速較上年同期低1.1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一系列旨在遏制資金脫實向虛的強監管政策出臺,委托貸款、信托貸款大幅萎縮,地方政府融資平臺、房地產等去杠桿重點領域的不規范融資減少。上半年房地產貸款增加3.54萬億元,占同期貸款比重較上年低1.9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隨著金融監管加強,影子銀行等導致杠桿率上升的狀況將有較大改變,對地方政府隱形債務的清理、整頓和規范力度也在加大,預計未來我國杠桿率將總體趨穩,并逐步有序降低。”劉世錦說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風險可控 去杠桿深刻影響中國經濟金融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隨著去杠桿工作穩妥有序推進,風險防范的藩籬正在逐步筑牢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一度持續攀升的銀行業不良貸款出現企穩向好的態勢。5月末,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.9萬億元,不良貸款率1.9%,遠低于國際水平;貸款損失準備余額3.5萬億元,撥備覆蓋率183%,風險抵補能力充足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資金脫實向虛勢頭得到遏制,截至5月末,銀行業在保持12%以上信貸增速的同時,總資產規模少增20多萬億元;同業理財在上年減少3.4萬億元的基礎上,繼續縮減1.2萬億元,已累計削減三分之二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一頭連著企業,一頭連著金融機構,去杠桿,正對中國的經濟金融產生深刻影響:越來越多的資金從傳統產能過剩領域逐步退出,向高新技術產業等新動能聚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對鋼鐵、水泥、煤炭等五大產能過剩行業融資余額較2013年末高峰時點下降近五成。與此同時,近兩年來對先進制造業貸款增長超過10%。”工商銀行江蘇省分行有關負責人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從全國情況看,6月末,高技術制造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3.1%,比同期制造業中長期貸款增速高5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集中抽貸和蜂擁授信都容易產生信用風險,吸取前些年的教訓,雖然我們的資源在往新興產業方面轉,但也不能一哄而上。”一家城商行行長助理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去杠桿,也正在潛移默化影響企業的發展理念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國家去杠桿的決心和力度很大,不會是一陣風,企業應適應形勢,先把自己的‘泡沫’擠掉。”人福醫藥融資主管李陽帆告訴記者,今年公司很大一部分工作是做資產剝離,把精力聚焦在發展醫藥主業上,出售資產帶來的收益改善了公司的資產結構和現金流,公司發展更有底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根源治理 牢牢守住風險底線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盡管已初見成效,但去杠桿不能畢其功于一役,目前也存在一些問題和難點,需要通過有力但有序的措施,使宏觀杠桿率逐步回落到合理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去杠桿,國有企業是重中之重。但高杠桿的國企集中在鋼鐵、煤炭、電力等行業,去杠桿與去產能、補短板等任務相交織,情況復雜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市場化債轉股和兼并重組應成為重點攻堅方向。目前已有部分企業陸續開展市場化債轉股,未來應擴大到更多負債率較高、產品有市場、有競爭能力的企業。”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學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去杠桿,要發揮企業自身的積極性。“如果企業自身不走出過度擴張、過度負債的傳統路子,不主動聚焦核心業務,那么去杠桿就成為金融企業的獨角戲,成效不會明顯。”一名銀行業人士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高杠桿的形成,與我國的金融、財稅和國企等體制機制緊密相關。去杠桿要堅持著眼長遠、深化改革,強化根源治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在金融領域,要豐富金融市場體系,大力發展直接融資;在財稅領域,明確地方政府財權事權;在國企領域,要深化國企改革優化資本結構……從根源上去杠桿、防風險,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去杠桿從本質上來說是要營造一個良好的經濟金融生態,促進企業持續健康發展。”董希淼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守住底線,才有底氣。只要我們直面挑戰,主動作為,就一定能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,為經濟行穩致遠保駕護航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四色影视
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abxqi"><noframes id="abxqi"><li id="abxqi"></li></noframes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abxqi"><tt id="abxqi"></tt></cite>